建造师查询
家庭教育

我经历的“彩虹”面试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2-19

  2018年3月17日,南京,大学生在招聘会上。视觉中国供图(资料图片)

  我的求职季是从一个微笑开始的。

  “左手放在右手下,虎口交叉,放在胸前,背挺直,微笑。”拍证件照时,我旁边站了一位化妆师指导我的姿势,她一手拿小细梳,一手拿装着水的喷壶,力求把我的刘海梳得服服帖帖。

  隔壁摄影棚也有人在拍照,一直传来“笑得开心点”的要求。我听了没绷住也笑了出来,立马被化妆师制止,“你不需要笑得这么开”。之前她问了我的工作意向是公务员和媒体,特地为我挑选了西服正装,扣住白衬衫最上面的扣子,背后用夹子夹住宽松的衣领。化妆师们和摄影师们都非常有经验,先问你的工作需求,再为你定制微笑。外企的求职者可以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松开,笑得开心点,国企和公务员则要严肃沉稳。化妆师建议我笑的时候不要露齿。

  能贴上简历的合格的微笑还需要修图师助一把力,我搬个凳子坐在修图师旁边,看他握着鼠标的手迅速点击,衣服上的褶皱、脸上的黑眼圈和小暗斑都不见了。

  周围都是坐着等照片的人,几乎都是求职者,一股找工作的焦虑向我袭来。

  我把这个不完美微笑附在简历上,投进一家家公司的邮箱,填进不同的网站,进入求职模式。在一次小型双选会上,每家企业只有一个小摊位,大家后背贴着后背才能挤过,我跟在黑压压的人流后面投,生怕错过什么,手上的20份简历都散光了。

  有时根本不需要踮脚去看企业的名字,凭排队的人数就可以判断。几大互联网公司桌前的简历是厚厚一沓,能解决北京户口的单位会在宣传牌上将说明文字加粗。有家单位忘了写,现场撕了张纸贴在桌前,用笔写上“可解决北京户口”,这家单位的HR一下就受欢迎起来。

  我曾在面试的时候碰到一个女生,她向我建议,要拿户口一定要自己拿,否则有风险。她说有的男女朋友约定,男生去挣钱,女生拿户口,最后没成,“户口有了,挣钱的没了,有什么用啊”,引得旁边的求职者笑成一团。

  要想拿到一个终面offer可没那么容易,求职江湖上一直流传着某国企“彩虹面”的奇谈。“彩虹面”即7个环节,网申、性格测评、现场笔试、无领导小组介绍等,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让你止步。也有直接封掉入口的,我的朋友小于是会计专业的研究生,她有一个意向岗位要求“身高172厘米以上”,而她身高171厘米,“公司只是不敢明说只要男生而已”。也有岗位上直接写着“男生优先”,可能怕落人话柄,又加了一个括弧,里面写“特别能吃苦的女生除外”。

  小于以前不怎么化妆,后来琢磨出很多实用的面试装扮技巧。眼影选大地色的,要有那种“打眼一看以为素颜还不错,但其实化了妆”的效果。

  她的目标单位是银行,为了“符合企业氛围”,她就差买个网兜把头发兜住。5月份找暑期实习时,她先是购入薄西服、一步裙和高跟鞋。夏天高跟鞋走起来费劲,她穿着西装踏着拖鞋挤地铁,每次走到面试的酒店或大厦附近,再找一个角落偷偷换上。她买了好几件白衬衫,因为实在来不及洗。

  这些“奇装异服”都是为了面试想的招。有次在宿舍进行视频面试,我偷懒上半身穿了正装,下半身穿睡裤。面试结束后我室友惊呼,“要是对方让你站起来怎么办?”不久后她也有一场视频面试,面试官竟让她站起来看了一下身高,还好她做了万全准备。

  要是单纯笔试则简单得多,保暖就行。有次我和同学共同参加一场笔试,她告诉我这是她参加的第20多场笔试了,我惊讶地吸了一口气。当我看到她熟练地坐在考场第一排,脱下棉服,掏出笔,还从包里掏出用了一半的大包抽纸,我想她说的应该是实话。

  面试完我和同学开始总结经验。除去专业问题,是否有男朋友、男朋友情况、父母情况、户籍地在哪里等问题都是标配。

  有一次终面,面试官是公司副总裁,候场的时候有人告诉我,老总是学心理学的,不要瞎问问题,以免挖坑。最后老总只听我做了个自我介绍,眼皮子也没怎么抬,在简历上写写画画,我总担心是不是哪个身体动作出卖了自己。还有一次,我和面试官聊自己的兴趣,什么瑜伽钢琴,说着说着对方突然打断我,“这些都是一个人完成的,那你是不是不喜欢团队合作?”我暗暗记住,下次一定提前表明,我热爱团队,热爱队友。有时候在短短几分钟里表决心似乎也没用,我听一位同学说她的面试经历,HR为了判断求职者是否有团队合作精神,特地组织了一场密室逃脱游戏。

  面试多了,有的问题已经在脑子里形成了标准答案,比如给自己总结了个一二三条优势,面试官问为什么适合这个岗位时,根据情况快速调取搭配。但也有一些问题萦绕在心,海投简历后去面了一些并不想去的企业,冬天很冷,挤地铁也很累,我躺在床上失眠,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,“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?”

  小于也有过这样的时刻,面试收不到回音的时候,她就会疯狂地投简历,有时直到夜里一两点才结束,“不知道自己想去哪个行业,也不知道哪个行业会收留我。”这个求职季,她投了100多份简历,最多一天有三场笔面试。

  每次被拒都来不及悲伤。有一天晚上,我和朋友面试结束在中关村附近吃完饭,分别赴不同的公交车站搭车回校。那天风特别大,中关村大桥上一个行人都没有,只有一个摄影师在拍夜幕中的车流。我顺着镜头的方向看,车飞驰而过,霓虹灯闪烁。分别时我和朋友拥抱了一下,彼此安慰,一定能找到工作,一定能在北京留下来。

  经过“狂风暴雨”般的笔试和面试后,小于终于在年前签了一家心仪的单位,结束求职季,并放下盘了9个月的头发。之前她也有不少offer,但都拒绝了。小于是在中午吃外卖时收到的邮件,当她想到以后要在那里工作时,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了一下,便决定签约。

  我的工作还没有着落,小于建议我要继续绷紧弦,不到最后一刻不能停。接下来是春招,我打算把身上的加绒打底裤换成薄一点的。

  袁灿烂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指南│理工类高校录取分数线如何?这40所...

  • 我经历的“彩虹”面试

  • 浙大学霸餐:不止是一份盒饭

  • 广东省第八届水彩·粉画展在深圳罗湖开幕

  • 报名│香港浸会大学2019年内地生招生简...

  • 北京试点中医养生进校园